就這麼開始了我的第一篇部落格文章。

如果以拔河比賽來比喻我家四人的想法關係,可以用下列的圖來表示:

哥----------我(中點)-----爸----媽

哥哥與媽媽各執一端拉繩,爸爸幫助媽媽,但站的離中間較近,我則是那中間點。這個需要解釋一下背景:我哥從國中開始,就是一般人可能會覺得較叛逆的小孩,他不愛被人管,對於老師或爸媽的管教時常不以為然,長輩的關心、擔心很容易因為他的防禦心態成為壓力,又他喜歡以自己的方式做事,不愛聽長輩意見。偏偏我們家,兩個個性最像的人就是哥和媽,同樣的直性子、同樣的壞脾氣,有時候又一樣的固執己見....不一樣的只有個人意見。因此我對於我哥國中時期的印象就是時常和媽媽吵架,經常要躲著忍受家裡兩座火山的爆發。

哥哥高中之後,由於念的是可住宿的學校,高二時就歹到最好的機會,搬到學校宿舍去住,享受到沒有爸媽在身邊的好處,他從此之後就沒有長住在家裡的時候,大學也選擇到台中去,離家裡更遠。也因為如此,我和哥哥的感情不像別人家裡的兄弟姊妹一樣好,比我的很多朋友還不如,很有距離感,平常我就跟獨生女沒什麼兩樣。更精確的說,他住在家裡的時候我有點怕他,有時候不喜歡他的任性行為,更討厭他經常和媽媽吵架。所以他不住家裡以後,我反而感到比較自在。不過就在哥哥搬離家此後,可能是因為年紀長了,或者相處的時間少摩擦就少,現在哥哥和爸媽的關係改善很多,偶而還會在節日貼心的送禮,做事比較會考慮爸媽想法。

我媽是個生來就是大姊頭的人,她是家族裡同輩中年紀最長的大姊(我媽那邊的家族可不小,外公有三個兄弟,兩個姊妹,每個人又生大約三到四個小孩,所以我媽的堂兄弟姊妹應該就接近二十個。),她說話的音量可以很大(以前上課都不用麥克風的),有強烈主見,時常當意見領袖。Furthermore,她的退休前的職業是老師。如果說生肖可以扯上一點關係的話,我媽是真正的「母老虎」,生氣起來兇的不得了。雖然媽媽溫柔的時候也是很多,最怕小孩吃不飽穿不暖,但因為較容易生氣,我從小就怕她。儘管長大後媽媽已經不再像從前那般嚴,但我不管現在買東西或做什麼事情都還是不由得會猜想考慮我媽的反應。

我和哥哥對於爸媽的管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與應對方法。哥哥會直接fight back、我會聽話照做或者沈默;哥哥很早就選擇自由、我到現在還住家裡。哥哥做事不太考慮爸媽喜歡的方式、我做事會選擇安全方法(即自己做好,讓爸媽無從擔心)。我們兩個都不愛爸媽的管教,哥哥選擇當個飛機,完全飛離不被看見,我則是當個潛水艇,海面上風平浪靜,海面下做我的事情。或許有點因為天生個性比較膽小,怕兇,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看到火山爆發之後的破壞。家庭關係在吵架之後總要很多時間才能恢復,我受不了。

回到思想拔河比賽的主題,由於以上的背景因素,哥哥爸媽之間形成了某種惡性循環,爸媽認為哥哥做事情不可靠,對他沒信心,對他的事常往壞處想。哥哥認為爸媽愛管他,愛大驚小怪,也感覺到爸媽對他負面的想法多。所以哥哥對他在外面的事情講的很少,爸媽又因為知道的少而擔心,認為他有問題。而且爸媽退休前的都是老師,生活圈單純而小,他們其實不太知道外面一般人,尤其是在私人企業上班的人是怎麼樣的生活與工作。所以對於我們小孩所提出的意見通常都比較保守,他們覺得工作不是看自己喜不喜歡,而是看穩不穩定。而哥哥這種注重自己喜歡程度的人,更不願意接受爸媽的意見。爸媽一直想要影響哥哥,就這樣思想的拔河比賽持續進行。

為什麼說我是繩子的中間點呢?因為我可以感受到父母對小孩永遠不放心的心情,擔心小孩的前途,另一方面又可以深深體會哥哥對父母管教的反應來源。我認為兩方面都有種太過極端的情節,有時候會試圖緩頰,幫兩方進行對話。就在前陣子發生哥哥辭工作之後,惡性的循環又出現了強烈的效應,爸媽因此常要我試試和哥哥溝通,真正的意思其實是要我去搞清楚哥哥不工作以後平常都在幹嘛,有沒有好好的做應該做得事。(天曉得我一點都不想管哥哥的事,我認為他已經是過個幾年就要三十歲的人了,不管他在做什麼,都有他自己的理由,要為自己負責,而且他也不是那種不懂得分辨是非、不懂上進的人,目前努力的為自己前途在困難中向上,應該要支持他的作法,而不要一直想改變他,要他只要做穩定生活的工作。)但基於同理爸媽的擔心,我還是找了機會幫忙打電話問了一下...

大概是我的技巧太不好,被哥哥發現,他對我抱怨這樣一直問他在幹嘛很煩,同樣的問題他已經回答了很多次了,而且他知道一定是爸媽要我去問的。這時候我當然要辯說不是如此,不是他想的那樣,但事情總是越描越黑....現在媽媽對於哥哥的態度感到非常不高興,哥哥對於爸媽一直問更覺得厭煩,我則是一直被要求去打探消息。我試著勸爸媽要對哥哥有點信心,不要一直認為他有問題,媽媽卻說哥哥令人無法有信心,甚至還說了些氣話。

唉,我這個中間人真的很難當,不想管又不能抽離,也無法看著爸媽和哥哥之間的歧異擴大,我多麼期待他們可以同時放下拔河的繩子,兩方各自有點妥協,體會一下對方的心情。我想要哥哥生活愉快,能好好的往自己喜歡的方向發展,但放下防禦心態,不要把爸媽隔絕在門外,也希望爸媽能看開一點,將想法開放,對哥哥慢慢建立信賴感。什麼時候才有這一天呢?或許得等到哥哥真的做出了一些穩定的成果,讓爸媽都看到他的努力結果後,才能到來吧。

whi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hru
  • 開始你的第二篇吧~:P